欢迎进入投稿网
爱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抒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写景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叙事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节日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伤感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精短美文 心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要么爱,要么走

文/雨祺???2015-06-14

  文字/鄢宝 图片/网络

  【一】

  北方的冬天旷野四低,低到一抬手,苍灰色的天空触手可及。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秋赋的诗词方兴未艾,枯败的花草在指间恒温生长,怀抱静安如斯的时光,我要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做个淡泊宁馨的人,临风赏几支翠竹,与蛙声游鱼为友,附从一朵细微安静的小花,角落里自在开放,隔开烟波岁月,隔开万千深情。

  这些年,不间断的写字,写过往,写从前,写流年遗落的点点温柔,累累伤痕,还有且行且遇见的陌生人。

  只是,我的词汇量有限,感恩,又时常羞于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既然始终无法打动自己,便不敢奢求用浅薄的文字打动别人,久之,习惯与草木为伍,把悲欢留给深沉的泥土。

  有些话,学会慢慢说给寂静时光里的自己听。

  喜欢夜色下的倾述,月光,灯光,隐约的星辰,笙歌箫音中孤单又狂欢的人群。诗中的暖凉与深意,有朝一日读给一个人听,亲爱,你不必顾忌我眼角的泪水,如若懂得,我心,安矣。

  窗外,鸟儿觅食的踪迹已经无处可寻,爱人撒在窗台的小米还在,几粒零星可见,更多的却被埋进初冬的白雪下面。我想,那是春天的异彩,有一种温暖终将穿过寒凉地带,蓄势叩响灵魂妩媚的心门。

  夜的雪,一朵一朵覆盖下来,在我绯红的脸颊吻遍说不出的柔情。忽然想写几行与思念有关的句子,如潮的思绪一浪高过一浪,落笔,偏偏忘记了初衷的细节和内容。

  我愿,与世界温柔相处,倾倒满腔的眷恋与深情,要么从容相爱,要么绝尘离开。

?

?

  【二】

  都说女子喜幸侍弄花花草草,不知每一段风情岁月是否与此有关,故事里的人,每每为情受困,因为爱一个人,却又总是甘愿委身低入尘埃,昂首的冷傲与孤独的倔强在初遇的惊艳中,不觉,便卑微成俗世一株落尘的植物,有些,终究还是没有开成自己心甘情愿的姿态。

  繁华极致,荒芜依旧,奈若何!

  我爱,就以清灵为音,将爱情写成一首世间独存的孤本,诗里耳鬓厮磨,字外唇齿相依。光阴遂好,被拆分成一段段绝响的铭记,每一段的结尾处,用微雕,再塑上交缠的齿印。

  多么妙不可言的场景!

  我一直认为,所谓爱情,是两个人的冷暖,不写那些错遇的幸福,不写那些流光艳影的幻象,我要把更多的欢喜留给我爱的,以及爱我的每一个人。我要将岁月的峥嵘一笔勾去,冠之以永恒的柔情,掩没四起的风沙和狼烟。

  我要相爱,与爱我的人,赤脚走在沙漠的边缘,肌肤相亲,灵魂厮缠,太阳大汗淋漓,土地饥渴无雨。我的爱情,恰恰是一场甘露,来的多么及时。

  爱情之外,极力写一些不落俗套的小心情,文字背后的寒凉、光阴瘦尽的过往、一朵花的归属......在一本褪色的旧事体裁中,不知不觉又回到与主题相差千里的当初。

  也罢,就一如既往写新旧时光里交替的场景,比如思念,比如遇见,比如爱情......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