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爱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抒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写景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叙事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节日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伤感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精短美文 心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阿 黄

文/潇男???2015-06-15

  童年时我胆子很小,到邻村小学读书,一个人不敢 走路,怕被狗咬。开始,母亲求大一点的同学带我,天长日久,人家都嫌我是个累赘,谁也不愿再做这个好 事。还是母亲智慧无穷,她想了一个以毒攻毒的办法,给我养了一只小狗,每天伴我上学。小狗一天天长大,我的胆子也一天天壮起来。

  说起来也怪,我的这只狗与众犬大不相同,牠兼有豺狗的凶悍,猎狗的矫健,叭狗的机灵。跟我出门,牠威风凛凛,紧随我身,发现有什么问题,大喝一声冲将过去,使对手不寒而栗。由于牠长了一身油光净亮的黄毛,我取名叫牠“阿黄”。

  听起来也怪。俗话说:“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我的阿黄却专捉耗子。那天,我跟母亲在地里刨花生,突然窜出一只一尺多长的大田鼠。说时迟,那时快,阿黄一个箭步就将那厮活捉过来。看到这只又肥又大的田鼠,母亲高兴地说:“快拿回去烧烧吃!”我感到纳闷,耗子怎么能吃呢?母亲却说:“这是田里的老鼠,全靠吃新鲜庄稼长的肉,不脏。”回家后,我用荷叶包上放在灶头里一烧,还真香呢!我一口气吃了个精光。夜里,只要阿黄蹲在灶间,屋内的耗子就鸦雀无声。

  一天,村长突然召集村民开会。他严肃地说:“乡亲们,日本鬼子妄想消灭咱们八路军,随时烧杀虏掠老百姓,每隔三、五里,便修起了炮楼。为了挫败敌人的阴谋,我军要采取夜间反击,炸掉敌人的碉堡!”他抽了口旱烟接着说:“为了晚上我军活动不被敌人发觉,抗日政府要求大家忍痛割爱,杀掉家犬。”这时会场上一点声音没有,我可沉不住气了,撒腿就往家里跑,赶快把阿黄藏在了地瓜窖里。父亲看透了我的心思,便和气地对我说:“你是儿童团长,消灭日本鬼子是大事,咱可得要带头啊!”一句话使我豁然开窍,我同意把阿黄交父亲全权处理。他用一根绳子一端套住狗的脖子,另一端挂在树上慢慢拉紧,阿黄发出了阵阵惨叫,我的心像刀割一样难受,赶紧跑进屋里,蒙上被子,捂上耳朵,暗暗流泪。阿黄死后,母亲要改善一下全家人的生活,准备做红烧狗肉。我一听火冒三丈,抱着阿黄死死不放。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只好将阿黄埋在了我家房后的宅地上,我亲手为牠堆了一个小土坟。

  阿黄去了。我好几天饭不想吃,觉不能睡,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阿黄的英姿。此后,我每天放学后,都要跑到阿黄的坟墓上看上一眼,然后再回家。后来,我考上了区里高小,因离家太远,只得住校。这样只有周末才能回家看阿黄一次。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又考上了县城里的中学,回家看阿黄的次数更少了。后来不知家中谁在阿黄的坟头上栽了一棵白杨树苗,当我初中毕业的时候,这棵白杨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远远望去,树高耸入云,枝叶茂盛,秋天结出了一串串赤金色的果实,有头颅,有身躯,全身毛茸茸,当地老百姓都叫它“杨巴狗”。我每每站在杨树下,仰望着空中那无数随风飘动的“杨巴狗”,我陶醉在眼前的情景之中,好像千万只阿黄在向我频频摇头摆尾,招手问好!

?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诗词学会会员、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会员、上海大众文学学会理事;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诗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企业文化研究员;新西兰华文作协副会长。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