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爱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抒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写景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叙事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节日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伤感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精短美文 心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北盘江上

文/雨祺???2015-05-28

  文/野旋花

  一

  我用力打出“北盘江上”几个字时,竟有挥毫泼墨般的尽兴和舒展,眉间跳跃着万丈的豪情,一股巨大的潮流,如起伏的波涛般托起心中的明亮,像掩藏多年的图腾,冉冉升起……

  是的,很早就知道北盘江,但不知道何种原因,这条江竟那么神秘地留存在记忆里,云遮雾绕、遥远的天上人间的感觉,很多次,当别人提起北盘江的时候,我都会潜意识地抬头仰望天空,我的大脑里,固执地画出北盘江高悬与云端中流泻下来的样子,是那么的神秘。今天,终于踏进开往江中的游艇上时,一路前行的脚步,如时间,如滔滔东去的江水,没有人知道我的雀跃和激动,像即将拜见久已敬仰,却一直未曾谋面的故友,一股熟悉、久远而又亲切的风迎面扑来,脸颊潮红了,双眼湿润了。面对着开阔的江面,面对游轮翻滚起来的浪花,我真想大声呼喊,北盘江,我来了,在我人生最清醒,有着最明亮牟子的时间段里来,看你涣然一新的妆容,看你的伟岸、豪情、险峻与碧波荡漾。而如今的你,呈现在我面前的,已经不仅仅是一条江,那是一种信念与坚定的延伸,如你,义无反顾奔腾而去的样子。

  北盘江发源于云南省东部,上源有两大支流,北支为可渡河,南支为革香河,两河于滇、黔边境相汇合,东流经贵州省西南部,在望谟县蔗香附近和南盘江汇合后称红水河。河长444千米 ,流域面积2.66万平方千米,河流经石灰岩地区,穿高山峡谷,河道平均比降2.8‰,是西江中坡度最大的支流,河谷宽一般只有200~400米。

  原来一直视为遥远天河的北盘江,竟流经我的故土,它就是毛口的牂牁江,然后一路东去,到达现在乘船而行的贞丰县北盘江镇的花江。据当地人讲,古时候这一地段两岸的山崖上花草树木十分繁茂,每适春夏时节,百花盛开,花瓣纷纷坠入江中,碧绿的江面上飘着一层绚丽的色彩,所以就把这一段北盘江称为“花江”,这一段峡谷自然也就叫花江峡谷了。

  难怪啊,那么多年的潜意识里,北盘江三个字一直深埋在心底,原来流经故土的水是有血脉传承的,有割舍不断的至爱亲情。像找到了根系不再飘忽的叶子,以后啊,我可以说是北盘江畔长大的人了。心中涌动着那么多的感念,我想说,可以把它叫做黔西南人的母亲河吗?它对于生活在沟壑纵深的大山里的我们,确实是一条大河天上来。

  二

  汽笛声声,远山更远了,逆流而上,江面开始狭窄起来,江水更加的碧绿幽深。站在顶层的夹板上,风吹得呼呼地响,头发凌乱了,衣衫也飘起来。同伴们上来又下去了,他们怕风,怕雨,还怕浪涛的声音淹没了话语。我是不怕的,等待了那么多年,此刻迎风而站,惬意填满胸腔,我都搞不清楚,是北盘江拥抱了我,还是我正在拥抱北盘江。风吹来了清凉的快意,瞧,这里的水多绿啊,它们拍打着崖壁,映衬着满目的青山,真有点分不清,是水绿了青山,还是山绿了水,裸露的岩石倒映在水里的样子都是碧绿的。我奇怪这水竟会如此的碧绿,问同样不怕风吹的赵宽宏老师,他说,因为干净,因为深邃,所以碧绿,这绿代表着水质的优良,说北盘江深水处可达700米。难怪这水绿的魅惑呢,像翡翠宝石,想是可以深藏精灵的地方吧,据说这里就是沙僧出道前,藏匿的流沙河呢。

  逆流意味着险峻,果然,山峰越发的陡峭且九曲回转,有的地方,陡峭的像硬生生被江水劈开,如站立两边垂直落下的江门,船迎面开来,由远到近看着闭合的江门逐渐打开,那情景,由不得让人生发出当年李白游楚江时,远望东西梁山相对而站的豪情来,诗曰: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有的地方,感觉幽深的碧水静止了,船也轻盈稳当,却原来是山势走入画的境界,要让我们慢慢欣赏,只见一座座陡峭的崖壁上,高高悬挂着一幅幅形象生动的水墨画,画上有耕牛,有村庄,有树,还有迎江对唱的布衣男女。抬头仰望着,画面立体起来,仿佛看见村庄的炊烟在冒,耕牛在走,古老的布衣山歌在唱,听,他们唱着:郎在高坡捡干柴,妹在平地讨菜苔,想吃菜苔拿把去,想玩想耍你过来。哈!能过来吗?据说远古的时候,当地民歌还这样唱:山顶入云端,山脚到河边。隔河喊得应,相会要半天。直到1962年,地处板贵乡的花江公路大桥建成通车后,两岸的人要相会才方便了。

  三

  说到桥,不得不说花江的索桥,清代诗人彭而述有一首题咏花江的诗:“铁索黑水旧知名,天水曾当百万兵。试问临邛持节客,当年何路入昆明?”诗中所写的“铁索”指的就是北盘江上花江铁索桥。从明代开始,政府曾几次在

  这一带建桥,要么被洪水冲垮,要么毁于贼寇。清代光绪年间,军门蒋宗汉竭力筹款建桥,历时6年之久,终于建成了这座长71米,宽2.9米,距水面高约70米的铁索桥。铁索桥历经百年风雨,几经洪水冲击,抗战期间又遭日本飞机轰炸,至今依然寒光闪闪,岿然不动。这座桥既是连接贞丰和关岭的纽带,也是贵州和云南交通道路上的一把锁钥,一个咽喉。对岸的古驿道直通关岭的花江镇,再经由黄果树瀑布直达安顺、贵阳,贞丰这边的古驿道则经由兴仁、兴义直达昆明。

  如今,随着现代化钢混结构大桥的建成,索桥似乎已经完整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渐冷落下来,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文物而存在着。走在上面,已经没有当年的险峻,完全可以放开手脚跑,因为桥面的铁索上已经铺上厚实的钢板,两边丝网也加固成钢条,不似从前,只有一根胳膊粗的钢丝供人把扶,走的人是心惊肉跳。我跺脚试图使桥身摇摆,寻找当年一点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奈何桥身只是轻微的动荡着。领队的当地领导说,当年他读书的时候,铁索桥上还没有铺设钢板,全是胳膊粗的铁索和稀疏的木板,刮风下雨的日子,铁索就吱呀作响地摇摆起来,走在上面的人,就像一只只小瓢虫,随风荡呢。我问怕吗?他说不怕,习惯了,再说要读书啊。

  说完这话的时候,正有三五个带着欢跳孩子回家的农人从桥上过,对岸连接索桥的地方有台阶拾级而上,到达云上的寨子,那里就是他们叫浪哨的家。我抬头望去,真正是云上的寨子了。

  四

  铁索桥南岸贞丰县境内的古驿道上,有一条由许多大小摩崖石刻、石雕连接而成的书法古迹,集中在桥头的有“飞虹”、“花江桥”、“万缘桥”、“功成不朽”以及一些候桥的记功碑。在索桥的下面,还有一处已经废

  弃,早已没有索道的索桥码头,古驿道就在码头的两边。

  还在游艇上的时候,赵宽宏老师就说要指给我看古驿道,说还有小半截没被水淹。船路过时,若是老师不说,我还真不知道那是曾经响马声声的古驿道。只见水位已经淹没大部分,只留下顶部凹进岩石里凸凹不平的槽痕,容我怎么想像,也想象不出当年的人是怎样走在上面的,因为我只看到了上部,我没看到脚。站在旁边的赵老师,目光却一下子炯炯有神了,船去好远,他还在看。突然明白人都怕风吹,他怎么不怕了。是了,在这人迹罕至的深渊峡谷里,曾经啊有他还年轻、还经历饱满意气风发的身影,并且是以学者的身份留存在这里。

  十多年前,赵老师到这里时,还没有筑坝修电站,水位远没有现在这么高,交通也不似现在这么发达,他们是从高耸入云的山顶上,一路劈荆斩刺下到谷底考察的。老师比划着当时路途的险峻,说稍不留神,一个轱辘就会翻到谷底摔得粉身碎骨。我能想象当年他们步履瞒姗的样子,但是,我想象不到时间是怎样把一个人雕刻成一棵树的样子。十多年过去了,对于一条江,实在是太短暂,短的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而对于人呢?我悄悄窥探赵老师,眼角已经有些许皱纹。其实啊,什么叫久远呢,当久远就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却是漠然的,似乎要等到真的成了久远的一座碑林,才会去仔细观摩。

  北盘江依旧默默无语地流淌着,滔滔江水冲刷着过往的一切,包括我们的足迹,可是有些印记是淹没不了的,比如古驿道,比如至今还在风中摇摆的索桥……站在低处古老的铁索桥上抬眼望去,远处高高的山梁上,就是21世纪建成的亚洲第二大桥——关岭大桥,以及站在河道上若有所思的老师们。我想到了新旧更替这样的词,然而,就像心中永不熄灭的信念一样,一些印记会像雕刻在崖壁上的图腾,永远留存在青山绿水之间,滔滔江水作证。

  离开峡谷,驱车爬上高高的山梁上,驻足回望峡谷,回望连绵起伏的群山时,心中涌起一首嘹亮的歌:北盘江水,千年流淌,铁索古桥,挂在天上……云端之上,我心飞翔……

  写于2015年5月28日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