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爱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抒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写景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叙事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节日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伤感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精短美文 心情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

文筠 ,我心中的女神

文/潇男???2015-07-23

?

?

  文筠,你已离开我们七八年了,但你的名字仍然铭刻在我的心扉上,你的音容笑貌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因为你就像是我心中的女神!

  我和你,相遇有机,相识有缘。那是一个金色的夏天,我代表单位去北京参加中国公关协会举办的公关案例大赛,会议规格高、规模大,庄重非凡。地点就在北京一家有名的大宾馆。我的参赛题目是:《二阶堂进和一位中国企业家》。当我以亲切的语言、详实的内容、动人的场面报告完案例后,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一下讲台,你就迎面向我走来,笑容可掬地向我伸出手来说:“认识一下,青岛老乡。你的报告很精彩,我的手掌都拍红了!”我立即响应,热情和你这位个头不高、体态丰满、风度翩翩的女老乡握手。老乡见老乡,心花即怒放。中午,我要请你吃饭,可你坚持要尽地主之谊,倒请我吃了“东来顺”涮羊肉。通过拉家常,我才知道你叫文筠,青岛人,在北京工作,是公关协会下属公关公司的经理。丈夫是海军少将,儿子大学毕业后在自己手下工作,女儿是在读大学生。一顿饭下来,你的底细我全部掌握:原来你是一个性格泼辣、心直口快、上能通天、下能连横的女强人。你的任务是为企业树形象、打市场,搞协作、搭桥梁,还通过国际公关,负责引进外资。几年的时间,你已引进几十个亿美金到中国投资。我心中窃喜:“有这样一位能人老乡,我到京出差办事就多了一条臂膀。”次日,你通过关系带我参观了梦寐以求的钓鱼台,在每个景点寻找伟人和贵宾的足迹。但当晚上回住处整理照片时,却惊奇地发现相机忘了装胶卷!我懊悔地无法入眠,可你则安慰我说:“没关系,明天咱们再去。”最后硬是把照片都补照了回来,我嘴里没讲,但心中对你充满无限感激。

  这次大会之后,我们的报告材料被评为全国最佳公关案例,几家公关杂志同时刊登。由于我们的公关业绩突出,加上你的鼎力推荐,我公司老总进入中国公关协会常务理事会,我也成为了理事。后来我又写了《浅谈公共关系》、《企业公关评述》等论文在多家杂志上发表,为企业起到了“内聚精神、外树形象”良好效果。

  一年后的春天,你代表中国公关协会组织“企业家考察团”去云南考察,同时参加西双版纳公关协会成立大会。我有幸被邀参加,你还任命我为副团长,做你的助手,这真让我受宠若惊!那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我们一行八人兴高采烈地降落在西南春城——昆明。一天紧张的参观、座谈和宴请之后,晚上我很想早点休息。突然接到你的通知,要我和同房间的几位企业代表,陪你去拜访中国民族舞蹈艺术家刀美兰。我一骨碌爬起来,脸顾不得擦一把就跟你出了门。好在我们住的连云宾馆离刀美兰家不远,车子开了几分钟就到了云南文艺界的“专家楼”。

  这是一幢四层楼的房子,它座落在圆通山后的一个半山坡上,外有矮墙相围,四周绿树成荫。刀美兰就在第四层上。一阵门铃过后,来开门的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接着,满面春风的刀美兰走了过来,紧紧握住你的手说“我们北京见面后已经很久了,欢迎你们今天来看我。”刚一落座,她就把丈夫王施晔和儿子介绍给我们,随后那位姑娘端上了普洱茶和五光十色的云南水果。据说这是刀美兰同志亲自为我们采购的。

  “听说你们要来我家做客,我和施晔已等了好几个小时。”一声带着傣家风味的“普通话”,把我的眼光引到了这位闻名遐迩的艺术家身上。

  刀美兰,天生丽质、修长的身材,白净净的冬瓜脸,加上文静温雅的举止,潇洒自如的艺术家气质,谁也猜不出她已是年近花甲的人。不用化装,也不需打扮,她仍然是一位苗条俊秀、光彩照人的东方美人。

  一阵欢乐的笑声,使屋内气氛更加亲切融洽。这时王施晔同志打开了电视机,让我们欣赏刀美兰的舞台艺术。随着动人悦耳的音乐,荧屏上交替出现着西双版纳绿色的海洋,谰沧江畔的秀丽风光,展翅飞翔的金色孔雀,妩媚动人的傣家玩水少女,和那香喷喷的《新米歌》。

  “咱们合个影好吗?”我拿出相机冒昧地提出了这个要求。

  “太好啦,让我们永远做朋友。”刀美兰边说边和我们坐在一起。

  “咔嚓”一声,在刀美兰家的沙发上留下了包括她家人在内的集体合影。这时,荧屏上正好出现了抖动着翅膀的“金色孔雀”,我马上站在电视机旁,请王施晔同志给我拍张有刀美兰身影的单人照。刀美兰看出了我的心愿,她立即站拢过来,对丈夫说:“来,我和客人合一张。”我们受宠若惊,怀着激动的心情一一和刀美兰同志单独合了影。我深知这友谊的分量。因为站在我身旁的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到过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访问演出、震撼纽约大厦、陶醉“钟表王国”、誉满富士山下、洒谊湄公河畔的中国民族舞蹈艺术家;更是一只西南边陲留爱心、黄浦江畔留舞步、南国羊城留倩影、京华首都留情意的“金色孔雀”。我回宾馆后激动地不能入睡,我深知这一切,都是沾了你人格魅力的光,分享了你众望所归的福。文筠,我说的这些,你还都记得吧。

  第二天,我们乘机去参加西双版纳公关协会成立典礼,你让我宣读中国公关协会贺信,最后你团长致词。会议隆重而热烈,晚宴品尝傣家美食,别有一番风味。晚上回到宾馆,我一直都在深思:西双版纳这样美丽的山水,这样神奇的土地,这样勤劳智慧的民族,孕育出刀美兰这样天才的艺术家,烹调出这样好吃的佳肴,自在情理之中。

  云南考察之后,你又带我们去泰国访问泰国华人商会。为了节省开支,也便于欣赏边陲风光,你决定不乘飞机,而坐汽车和民船前往。从景洪出发,先要穿过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而且这儿的治安秩序不好,林中经常有强盗出没。为了保证旅客安全,客运单位还在车上配备了两名实枪荷弹的保安,并反复告诫旅客,最好每人都携带点防身家伙,而且中途不能停车、不准开车门,连大小便都得忍着。你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把八个团员都集中安排在我们身后,我们两人坐在前一排,每人手中握一支短棍。你一再提醒我:“遇到情况,我俩拼死也要保护团员们的生命财产安全,要完整地带他们回去。”汽车在茫茫的森林中行驶,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这原始森林本来无路可走,是少数民族的兄弟走出了一条便道,后来逐渐开辟成林中走廊通道。高望不见天日,远望不见边际,四周一片呼啸声。经过惊心动魄的四个小时的煎熬,终于看到了那条金色的澜沧江,不一会又到了那个充满光明的小码头。历经一场虚惊的旅客们,一个个钻进附近的小餐馆,狼吞虎咽地填饱了自己的肚皮。

  坐上民船,惊魂未定。看看乘坐的既不是商船,更不是客轮,说穿了就是一只能挡风遮雨、有座位的小木船。小船延澜沧江转湄公河顺流而下,虽然遇到几处激流险情,但毕竟我们既观赏了这条被称为“东方多瑙河”的秀丽,又饱览了沿江的众多异国风光。据导游讲,这澜沧江(下游称湄公河),前后要绕过四百八十道湾,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六国,是我国通往东南亚的“黄金水道”,极富有经济文化价值。我听后心血来潮,当即朗诵自创诗一首:

  一条江河巨浪翻,穿山越岭下东南。

  飞流回旋四百八,一衣带水六国连。

  黄水黄谣黄土地,黄袍宗教一脉传。

  黄金水道流黄金,黄色皮肤黄祖先。

  船上立即响起一片掌声,你脸上也露出了为我自豪的笑容。

  到泰国后,你带领我们拜会了和蔼可亲的泰国华商会长,游览了金碧辉煌的曼谷泰国王宫、风光迤逦的海港之星芭提雅。当我们去了所谓的天然浴场格陵兰小岛后,大失所望,原来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大海滩。与我们老家红屋绿树、碧海蓝天为屏障的青岛海水浴场相比,有天壤之别。我随即又朗诵了一首诗:

  芭提雅港碧海湾,

  快艇飞奔格陵兰。

  天涯海角一孤岛,

  怎及故乡八大关。”

  你当即拍手叫好:“你这个老山东,到哪里都忘不了夸俺家乡好。”更让我难忘的是在回来的路上,你竟带我们去参观了号称世界毒源、罂粟腹地的金三角。那时泰国刚出兵围剿不久,毒枭们都躲进深山老林,所以我们能在他们的旧巢浏览和就餐。下山时。我们的车子开得飞快,生怕有匪徒追赶,实际上这是自己吓自己,自找恐惧。我看看身边的你,你却镇定自若,安静地欣赏着野山风光。

  第二年秋天,你陪同泰国公使来上海洽谈商贸,指名要下榻在我公司的宾馆,好让我们这个常务理事单位有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为了给国家和企业争光,我们安排了最好的车辆、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饭菜接待贵客。你还安排公使和我们老总进行了亲切会见,互赠礼品。晚上,香港一家在沪企业的老板在上海饭店请客,我又有幸作陪。我紧紧坐在你的身旁,跟着大树好乘凉,心里踏实。宴会到高潮时,服务员端上一只漂亮的瓦坛,启坛时荤香四溢,沁人肺腑。你见我正在好奇时,就附我耳边悄悄说:“这是佛跳墙,福州传统名菜,迄今有100多年历史,曾在接待西哈努克亲王、美国总统里根、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等国家元首的国宴上登过席,深受赞赏。”我听到后暗暗咂舌。晚上你在宾馆告诉我,你和泰国公使已商量好,打算在北京办中泰联合商贸公司,并在上海、武汉、重庆等地设立分公司。你用充满信任的口吻说:

  “将来上海这边,就要你来挑头组建。”我忙说:

  “我明年就要退休了,恐怕不行。”

  “那有什么关系!我这又不是政府机构。你要搞好身体健康,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让我心中又充满一缕阳光。

  是年的冬天,突然一个噩耗从北京传来:你因脑溢血去世,享年仅49周岁。我听后犹如晴天霹雳,能力这么精干、精力这么旺盛、从来不知疲倦的文筠,怎么一下就走了呢!这时我又回想起你这个工作狂的形象。可不是嘛,你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可你就是不在乎。工作忙起来就忘了吃药,我们一起出差时我还多次提醒过你呢。我心中真有点怨你:你叫我注意身体健康,你怎么不注意呢!可是中国有句老话:“逝者为大。”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可恶的高血压。

  讣告收到了,但由于工作繁忙不能去京参加你的追悼会,只发去了一封至诚致敬的唁电。事后听你儿子讲,鉴于你的突出贡献,骨灰安放在八宝山。追悼会那天,奠堂内外人山人海,有新闻界、公关界的领导,有企业家和亲朋友好,你睡得安详静怡,你走得一路风光。

  文筠你走了,我一直为我没去参加你的追悼会而内疚,可是这已是无法挽回的事。我现在只能遥向祈祷:文筠,你在仙途一路走好,你在天堂永远平安!

?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诗词学会会员、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会员、上海大众文学学会理事;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yabo88亚博体育网页版登录诗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企业文化研究员;新西兰华文作协副会长。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