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成长文章 生活感悟 生活趣事 节日短信 实体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生活随笔?>?生活趣事

晨风书韵站长听雨是骗子

文/ycooq???2015-06-03

  光阴荏苒,犹记得两年前的那个五月我成为千万计网民中的一员。那时候的我对网络这个陌生世界充满了五月般的热情、五月般的憧憬,特希望能在这里结识喜爱文字的友友。

  两年来,我在网上结识的文友还真是不少。其间,我常将自己的心情文字发到一些文学网站来自娱自乐。在我感觉中文学网站就是一片人间净土,那里没有利益纷争没有尔虞我诈 ,人与人之间只有温文尔雅与谦逊和善。可就在这个炎炎五月,晨风书韵文学网站负责人听雨的行为打破了文学网站在我心中的美好的形象,他令我寒心……

  我与晨风书韵文学网站(以下称之:晨风)打交道皆因了当时的站长是雨儿的世界。

  雨儿的世界,她是我的文友,一位知性优雅、单纯善良的女子。结识她是缘分的牵引,喜爱她是因为她的单纯与善良。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正赶上她出版自己的文集《红尘有你》,我给她留言说自己愿订购一本。就在我告诉她购书款正充到她手机上的时候,她发来QQ消息:“注意接收吧,昨天我已经把书投递出去了!” 我对她的做法一点都不感激,当时还回复消息批评她了呢:“你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要是收到书不付款呢?人心隔肚皮,你这样做多了会有吃亏的时候呢。” 她回复我:“ 呵呵,我们都是写文的,你不给就当雨儿送你了。” ——这就是单纯的雨儿的世界,在她眼里所有写文字的人都和她一样单纯。

  晨风麾下有个墨韵飘香网站(下称之:墨香),两个网站同一站长。我经常到这两个网站发帖子,以此来表达对雨儿的世界和网站的支持。

  偶然机会,受墨韵编辑部的邀请我成了网站的一名编辑。平日里我有个腰疼病不能久坐,加之新近身体又做过微创手术就更不能久坐了。但是为了做好这份编审工作,我这带病的身体每天要在电脑前坐上很长时间。做编审的日子里,我怠慢了所有关注我的网友,几乎搁置了自己写作的爱好,忙碌的电脑键盘敲出来的都是编者按语,有时候忙起来甚至忘了吃康复药。有一天,副站长发出通知,要每一位编辑保存好所编辑过的帖子数量和链接,并称网站要给编辑们发一些补贴。我为网站做编审工作不是为了挣补贴的,于是,我给雨儿的世界留言:我的劳动付出只为对网站的一份喜爱与支持,这个世界上比金钱更重要的是做人的真诚与义气。

  就在五月二十日,一位友友告诉我:“雨儿离开晨风书韵了,她被晨风书韵负责人听雨给利用了!” “雨儿”是文友们对雨儿的世界的爱称。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没曾想过雨儿只是晨风的一个挂名站长,从不晓得真正操控两个网站的人竟是管理员听雨。原来我对晨风的了解太少了。我想象不出雨儿那么单纯善良,听雨会利用她什么?几乎没有消停时间, 我就在雨儿新发的帖子《晨风书韵,莫问归期,后会无期》里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晨风书韵,一年来,在我的心里,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今天,我离开了它。晨风书韵源于是一纸期刊,之后,经过我向听雨的提议,建立了晨风书韵网站。网站是听雨花钱,我一砖一瓦创建的。今天的离开,不为别人,是因为听雨。

  不为争名,不为争利,我深深知道,听雨依然一如既往的希望我和他一起打拼下去,我也明白,这个网站,他依然是多么的需要我,他求我留下,可是,我还是走了。

  我与逸的合集《红尘有你》,是在去年12月份他帮我出版印刷,当时,他说印好了,于是,我将所有的费用5200元钱,一分不差的打给了他。本来说好挂期刊号,等我收到书,书里不但没有挂期刊号,还差100本书,如果是我自己的书还好说,主要这是我和逸两个人的合集,弄得我都没办法和人家交代。如果是其他的会员或者作者肯定会让他重新印刷,但是为了顾及他的面子,我没有说什么。可是直到今天,将近半年了,我那100本书依然没有收到,我催了他无数次,他每次都说已经邮寄了,或者说运到南昌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见到我的书。半年了,我从来没有公开过这件事,因为我不想让他的信誉受损。

  晨风书韵期刊,从去年七月份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期刊一共出了两期,第三期他说印刷出来了,但是网站编辑内部人员和订阅的文友一直没收到。2014年第一期(总第四期)早就已经排好版,到现在一直没有印出来。现在即将六月份了,也有好多文友是因为我而订阅的一年的刊物,还有定了半年的,都是将书款直接打到听雨账户上的。晨风书韵是双月刊,但是现在半年了,还没有出一本,我真的无法和我的这些文友交代。雨儿只是一个写点文字的人,不再想踏进这个不明不白的境地,我也有我的原则,即使我爱网络文学,但是不能昧着良心。网络上的人什么都能提,就是不能提钱,如果没有绝对的信任,哪怕是一分钱,谁会心甘情愿的把钱打到别人的账户上呢?

  网站的精华,5元也好,30元也好,承诺给每个作者的,但是有多少作者和编辑至今仍然没有收到呢?

  在网络上,我们凭的就是一份信任,我和听雨从未见过一面,当时我毫不犹豫的将5200元打到他的账户上,说明我对听雨给予了绝对的信任,但是,他的做法实在让我无法理解。我想,不管我的书以后是不是能收到,他的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欺骗。因为,信誉是不能说谎的。

  一个网站,没有信誉,怎么做好网站?

  一个期刊,没有信誉,如何做好期刊?

  网站是我一手策划创建的,我可以成就它,也可以一手毁了它。但是这个网站就像我的孩子,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当一个人面临只有把孩子送人和毁掉的两个选择时,我想任何一个母亲只能选择送人!不管那里面有多少无奈和凄凉,有多少心酸和眼泪,她还会选择送给别人,因为她不可能毁了它!因为它是自己的孩子。

  于是,我流着泪把那网站所有的板块恢复完整,之后,给听雨打电话,我说:听雨,打完这个电话,我们就到此为止,我为什么要把网站完整的还给你,是想给你一个念想吧!

  别人可以对不起我,我不能对不起别人!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我希望听雨能够懂得雨儿的这份心!也希望他懂得做人的道理。

  网站本是一个纯净的文学天地,不可以成为勾心斗角煞费心机,玩手段的场地。晨风,你就是一座刚刚建起的新房子,一砖一瓦,是我亲手打造,一草一木,是我亲手栽种,一笔一画,是我亲手书写,一情一景,是我亲手雕琢。晨风,你知道吗?多少日子以来,为了你,我呕心沥血,为了你,我总是天不亮就起床,看网站后台发稿以及论坛情况,为了你,我夜不能寐,苦苦思索网站发展的方向。为了你,我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文字,为了你,我偏离了我喜欢的人生轨道。我为你痴迷沦陷,为你劳累生病,晨风,你知道吗?这些,从来没有人知道。

  有谁知道,别人在灌水,是谁在维护?有谁知道,编辑排版不对,是谁一个个悄悄改正?有谁知道,那些精美的图片,要经过多长时间才能做好?有谁知道,每一张图片里,都倾注了我最真的呵护与热爱……

  我走了,我的心或许才会有一份纯净……文字,才是我的热爱,音画,才是我的喜爱。

  尽管我要离开了,但是,晨风,我依然期待着你,日益茁壮。依然希冀,你有美好的未来。”

  看完帖子,我为听雨的背信弃义感到愤慨,更为善良的雨儿受欺感到义愤填膺!一起打拼事业的伙伴应该是坦诚相见风雨同舟的,怎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既然两个事业伙伴走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那么分手是必然的。对于一般人来说,自己一手造就的东西却给自己带来伤害,那么毁掉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雨儿视晨风如自己的孩子,当她把完好无损的晨风留给听雨的时候,那是一种怎样的割舍之情啊?不觉中,我为雨儿的那种仁慈与善良流泪了。我好希望听雨能站出来与雨儿当众对质,我好希望听雨告诉大家雨儿在说谎他没有欺骗过她!可是,面对雨儿《晨风书韵,莫问归期,后会无期》这个血泪控诉的帖子听雨迟迟不肯露面,他在干什么呢,会扪心自问或良心发现吗?

  对于晨风的内情我不是太了解,不过在精华稿费这事儿上,我耳闻过有获费资格的作者对晨风没诚信的抱怨声。也真是的,作为网站你要么别许稿费要么就当真兑现,虽然稿费微薄但是对于作者来说那是一种约定一种认可,你网站岂有不履行承诺的道理?你网站既然没有付稿费的诚信,干嘛一遍遍的催要获得精华稿费资格的作者的个人信息?莫不是那些个人信息也有可利用之处?

  雨儿单纯善良,在网上,她结识了一位身患先天残疾的陕西男孩清幽,她为清幽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后仍在不倦努力为他寻求爱心帮助。就在前不久,她的一篇《何时枣儿再飘香》为清幽获得了2000元人民币的爱心资助,于此事,她的品性可略见一斑。如此善良的她竟被听雨欺骗,我和喜爱她的众多文友都感到特别难过,然而网上的一屏相隔却是现实中的千里之遥,谁能为善良的她拭去泪水呢?

  好在雨儿有个网站作家群,大家可以在群里发消息安慰她。我的安慰更直快:“雨儿,看了你的帖子我流泪了,想不到你这么善良居然被人利用和欺骗,既然那听雨小人行径,我们大家又何必近墨而黑?痛定思痛,愿你重振雄风开自己的网站,我们大伙儿一起来为你捧场,管教晨风那小人网站很快空壳,也算是对没有信义之人的惩罚!雨儿,未来日子你到哪里我们大伙儿就随你到哪里,鞍前马后愿与你不离不弃!”安慰完雨儿的世界意犹未尽,我又在群里发了我的倡议:“我们要万众一心统一行动,我们要让听雨给雨儿公开道歉,退还雨儿的100本书,不然我们全体会员退出晨风网站!”

  听雨也在这个网站作家群里,之前和他并不认识,我在他和雨儿的事件上正扮演一个“路不平有人铲”的铲路人。我多么希望在群里安慰雨儿的那些话能激将听雨站出来啊,我多么希望他别为一点小利做拣芝麻丢西瓜的蠢事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勇气过错就应该有勇气承担过错,那才是大丈夫本色。只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了自己的错觉……

  也许我在群里安慰雨儿的那些话不利于晨风,第二天,我发现自己在晨风的空间名字竟显示成“益V鸿雪B”!众所周知,更改会员资料只有网站负责人才有这能力,晨风的负责人是听雨,难道他会搞这种鼠窃狗偷的事情?我愤怒了!随即在网站作家群里指责他:“听雨!如果你是男人请马上站出来,我们在阳光下理论!你中伤别人涂鸦别人只会让自己形象更污秽!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了支持雨儿才走进你的晨风的!如果受骗的是你,骗子是雨儿,我也会和你站一边的,而你在雨儿事件上不是受害者!” 敲下这些字眼的时刻我的手在颤抖,身体刚做过手术的地方隐隐作痛,怪不得那么多人在指责他人品,原来如此呀!顷刻间,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寒心!

  试问听雨,你是用这种小人手段对待曾为你网站付出过辛劳的人吗?你能给我取侮辱性的名字但是你能捂住网站作家群里上千张指责你的嘴巴吗?你的做法只不过让大家重新读了一遍“此地无银三百两”!是君子有话说在当面,背后使坏那是小人行径!雨儿担心我身体,她一边给听雨打去电话交涉一边劝我别太激动,我能不激动吗?网站那么多人,如果看到那侮辱性名字会怎样想象我呢?

  在这样一个炎炎五月,晨风负责人听雨的小人行径却让我感到阵阵寒心,甚至打破了所有文学网站在我心中的美好的形象。也许有人会这么说:小小的晨风形象代表不了所有的文学网站形象!但是我想说:一颗老鼠屎能坏一锅粥,个人不良行为会给整体形象涂上污点,说句危言耸听的话:蝼蚁之穴可毁千里之堤 。

  我决定退出晨风麾下的墨韵编辑部,一个人再愚蠢也不能做一件别人卖了你你还替别人数钱的事情。

  也许是群里此起彼伏的谴责声让听雨意识到了事态发展的严重性,也许他想稳住眼下局面不给自己的网站带来太多负面影响, 于五月二十一日晚上,听雨让墨韵的副站长转达了他给我的道歉并请求我回去继续做编辑。试想,我能回去吗?可是我若不回去编辑部,副站长的面子往哪搁呀?

  纠结之余,我向副站长提出一个听雨不可能答复的条件:“如果听雨有诚意,让他到网站作家群里给我道歉,这样我才能考虑是否回去编辑部。”没想到听雨很快就在网站作家群里给我道歉了,只是给我取污秽名字的那档事儿他推托是系统问题。我就纳闷儿,那系统早不出错晚不出错也不在别人身上出错,偏偏我在群里说了不利于晨风的话就错到我头上了?嗨,让他推脱去吧,明眼人一看就会看出端倪的。既然我和他的矛盾皆因雨儿而起,我干嘛不趁他道歉时机催问他对雨儿将如何交代呢?

  当我把催问听雨的那些话发在群里时,群里有人笑我:“能和就和,不能和就分,这世界谁离不了谁呢?”是的,我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晨风离了一个我照样会运作,就像地球离了谁都会照样转一样道理。但是,如果听雨不给雨儿一个正面交代,那么他将失去网站会员们的信任,而网站一旦失去了会员们的信任将会前途渺茫!

  迫于众目睽睽之下,听雨还真是给雨儿和支持网站的会员们做了一个口头交待。至于未来,听雨会否兑现自己的承诺自会有人关注与我无关。而眼下,我不想再和他打交道了,他在给我取污秽名字事情上的不坦诚让我心寒透顶了!于是,我在网站作家群上千人面前这样告诉听雨:“请你感谢副站长跑前跑后为你说情吧,我不会回去墨韵飘香编辑部了,因为,我不是那种别人打了一巴掌然后给了两粒枣儿就不再流泪的人。”我想像不出网络那端的听雨对我的回绝会否气急败坏,但我相信爱憎分明的副站长一定会体谅我的决定。

  君子坦荡荡,小人凄惨惨。不管在雨儿事件上我受了晨风书韵文学网站负责人听雨多少的心寒之痛,但是与当下这炎炎五月相比,多少冰寒也不足为道了。未来时日,但愿晨风书韵文学网站能走的更久远!但愿善良的雨儿的世界好人好报、人生路上风调雨顺!

  哦,又是五月,善良的人们啊让我们携手共进,让我们一起憧憬美好的世界吧,那里没有利益纷争没有尔虞我诈,那里充满着温文尔雅充满着谦逊和善……

  听雨,你这个小人,居然用侮辱性的QQ号来我空间来骂人,骂的话惨不忍睹!这是你为人处世的方式吗? 你当面一套,背人一套,表面是君子,顾及情意,其实转头翻脸不认人,找你解决书和期刊的事情现在连电话也不接,这就是你伪君子处理问题的方法吗?至今,我的书你还差37本没有给我,已经付款订阅期刊的人你一直没有交代,不给期刊也不退款,请问,这是一个好人应该做的事情吗?如果你想挽回损失,如果你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为什么这点钱就舍不得退?为什么几十本书你都不舍得给?为什么人家方烟雨对定期刊为你而退的款你不还给人家?一幢幢一件件,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这是一个有威望的领导人该做的事情吗? 别的事我可以不管,我只请问你,我的书,为什么半年了不给我?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怪不得别人,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有正常工作和家庭。如果你是一个国家正式单位工作的员工,怎么敢在网络或者现实中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你是有家庭的人,怎么敢半夜三更打别人的电话?我不想说你是骗子,但是你做的就是骗子的行为!

  转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