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六)

文/清林边???2016-05-05

?他们把战士的背包打开,挨着原来的铺位铺过去,就这样,花了近四十多分钟,包括成志熙在内的老解放军帮新战士才铺好了铺和被子。看到挨着一色的在微暗的陈旧土墙下,整理好的一个个竖着铺的形式的地铺,至那边过去在土色侧墙边的地铺和还有在那边的两个老战士在铺铺和整齐的房间里的愉快的在忙的情景,成志熙感到愉快。有了这些新兵,他觉得六连就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六连了。这时,他看到刚才那个新兵和一个新兵站在一起,这时,唐建宁帮自己本班的新兵铺完地铺了。

?
成志熙就走到他的跟前。这个一排只有他两人是从知青当了一年和几个好同伴参加解放军来到到了泸州,而其他人在别个班排。两个新兵就招呼他:“一排长。”
?
听这口气,成志熙感到自己受到新兵的尊重,也谦逊地问:“你们来自那里?”
?
一个说,就是和唐建宁站一起的战士,他1米64多一点,带有广东口音,团脸,目光机灵,他回答:“我叫周飞,20岁,广东清远人。”他还在说时,立刻向成排长敬了一个看来像样的军礼。还报告式地说出有可能自己的排长要进一步问的情况。
成志熙觉得这战士有点反应快,满意地看了看他,就把目光转到了他身边的一个比他高半个头的,可能是被晒黑的剽悍身材的战士。
?
这个战士,脸略圆,黑里带一些红。成志熙用脸,向他侧了下,意思是你呢?
?
对方没有反应,不只是跟前的成排长可能是没有问他的感觉还是什么。一时眼睛茫然地干看着等他回答的成排长。在旁边的周飞就立刻用手碰碰他的有手背。
?
“排长问你,快回答呀!”
?
这时,这个兵才立刻回答:“我,我叫李定华。”就没有说了,脸也发红地看着成志熙。一只手,在无所适从可能是习惯性抬起,摸摸他那紧系在粗壮微鼓的肚皮上的皮带和因为他背遮着从门外照进的光亮在他呈暗色的前身的那皮带的白亮亮的带扣环上,摸了摸。
?
“还有呢?”成志熙问。
?
“我,来自青海玉树农村的实盘公社李家沟大队。”
?
“你有多大?”
?
“我20岁,在过两月,就要满21岁了。”
?
尽管对方的回答让成仔熙不满意,可他看上去虽说要满21岁了,人看上去有26,7岁,成志熙感到他踏实,是一个规规矩矩的老实的兵。从他的愿望里,他当然是喜欢老实听话的兵,不过就是那些不老实的兵,他也有办法调教他,因为,成志熙就是那种桀骜的兵和他的五个四川、重庆的战友,或者说,我们四川和重庆的军人在平时是这样不服管理,不愿意自己的手脚被捆起来的天然个性。而这仅此而已。但是,中国四川军人在抗日战争中,也对凶残的日本侵略者血拼,令对手不寒而栗。那么,那时的四川军人和现在四川军人都是一样的一一一他们厚道,作战机智,极度的英勇,成志熙和他四川和重庆的战友就是这样的军人。
请2019年年底,关注描写抗日国军的一些有名战事如:九一八事变、喜峰口、七七事变、八百孤军四行仓库等,还有在结尾专题描写台儿庄战斗的现实主义yabo亚博体育《国军连长王义》
?
?
成志熙说:“现在,铺好了,你们都好好休息一下,从明天起,我们就开始进行军事训练。要记住:你们跟往年来到部队的新兵的训练手段是不一样的。必须在近一个月的紧张训练中,尽早成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所以,你们一定要刻苦,多用功!”成志熙非常明白:现在时期特殊,可能在不久,或者不长的时间里,就会有军事行动。他必须要采用不一样的手段来做这一件工作。
?
“明白了,排长!”战士们回答。
?
“好,就这样把?”说话非常利落的成志熙说。现在人员齐了,就是马上要开始军事训练。这里是云南,挨近中越边境。他知道:他们会在不久或要不了多久就被安排到边境,这应该是确定的事。至于是好久,那一天,几号去,他就不清楚了。那么,他需要做得是:必须在短时间内,尽快把这些新来的战士教会他们最基本的军事技术本领,这样,才能走向战场,仅此而已!
?
两个兵,还是周飞先敬礼。李定华,看见他敬礼,才立刻抬起手向自己排长敬军礼,心地厚道的成志熙也立刻向他回敬军礼,他不想让新兵认为,他傲气得很。而且,这一不是他的性格。他一看到,李定华的军礼做的大气,而周飞做得要差些,还需要进行专业训练,他想道:看来人还是各有自己的优缺点,等明天开始,他们就会慢慢成为一个合格的解放军战士了。想到这里,他就走出大门去了……
?
?
?“个旧闸店公社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当解放军排长成志熙在一月初的,就是他们到达云南个旧郊外农村驻扎在一个公社的大粮仓的第三天早晨,在他们公社大粮仓的对面是一条村街,还有一些公社社员的瓦房其中还有草房。上世纪七十年代,公社就跟厂矿一样,每天早晨还要放广播。而刚刚驻扎在这里的解放军部队,它改变了一些军队上固有的习惯如:不再吹起床号,就把公社的广播看成是军队的起床号。
在一个女广播员亲和的声音过后,她继续播音:
接下来,为大家播放一首歌曲《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随即,歌曲响起就有一个女高音的声音唱道:
?
?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你的光辉思想,照亮我们航程。
……
?
在大粮仓一侧的小房里,和李明二排长睡在一起的成志熙在睡得迷迷糊糊里,听到了这非常悦耳的声音透过窗玻璃在变得小声些了歌声,过了会,他醒了。这就是被看着是:部队上的起床号。这时,尽管自己很想睡,还被一股昏沉的睡意袭来,作为排长的他睁开眼,往窗子外面看了看:处于冬日云南南部的早晨,在他睡着的斜对面的关着的窗子外,外面天气已经微亮了。而在他睡着的仍旧是黑糊糊的房里,他还听到了睡在自己过去的靠墙的床上,几个排长渐渐被开始发亮的光线照到他们仰躺而睡的润泽的脸上,和在脸上凸起的他们黑乎乎的鼻孔上和发出的均匀轻微的鼾声。
然后,成志熙就起来,边下床边穿衣服,便喊道:
?
“李明起来了,同志们,快起来!”二排长李明是四川人,和一排长成志熙是最亲密的战友。所以,他俩非常的随便,成志熙走到还想睡的李明的床边,伸手把他推醒。
“老李,快起来了。少在那里睡懒觉。”
“老子才睡着,你就要喊醒老子。”李排长不耐烦地嚷嚷道。
“快起来呀,少废话。”
两个战友风趣地习惯性开玩笑。
?
好像李排长没有影响。成志熙又伸出手连推自己战友的肩膀两次。
?
李明才睁开眼,看到是蹲在他躺着的床旁。“一排长,你推我干什么?”
?
“快起来了。”
“这天都还没有亮,你就把我喊起来。”李明咕哝道,在怪自己好战友。
“哪儿没亮,马上就亮了。起来了,快点!”成志熙在自己战友面前喊道。而对其他地方战士非常严肃正规。在24岁的年轻时光的中国青年解放军,正是充满了美丽的燃烧着青春的时候(后一句话来自俄罗斯作家普希金),在略带稚气和成熟之间,在可能到来的战争中在成熟。
?
在他过去的三排长顾挺俊和梁应显四排长起来了。李明就只起床。还伸了一个懒腰,把他的鼻子往脸上微微一挤,他不乐意嘟嚷一句:“看着这样好睡,就天亮了。”
“不要说这么多了。快起床,到那边营房把战士都叫起来,洗脸,吃饭,到八点,准时开始军事训练。”一排长成志熙说。
“你用不着向我发号司令,我不归你管。”李排长爱对自己无话不说的最亲密战友成志熙开玩笑。
而成志熙不关心他的话,想的是自己排里的在现有的条件下的军事训练,他已经有了在这样条件下训练的想法。
“我想过了,两个排在地坝,进行列队训练;另外两个排,就到山上进行耐力跑步训练。”成志熙对他们说。
几个排长觉得好。这样,更符合当前六连的现状。
“好。”
然后,他们就出去了……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