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七)

文/清林边???2016-05-19

? ? ?自从成志熙和他到战友们到了这里,已经不能跟在部队里,到早晨就习惯性有起床号军号一响,大家就开始起床,穿衣,洗脸,整理被子了,吃饭了。这里的公社边有一条村街,住着一些社员和少量的居民,部队已经下令,不能吵着和影响人们的生活。

?
到了早晨八点,战士们吃过饭,按照连里的安排,今天就一排、二排在院坝里进行训练,三排四排到大粮仓后边的山上,训练耐力(跑步训练) 去了。
?
“我们应该怎样训练呢?”二排长李明问一排长成志熙。他指的是这些新兵。据说是一参军就来到云南,应该是这时的特殊的情况下,直接就到云南分在他们的部队和其他解放军部队里,而要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已经可能了。成志熙认识道:现在的情势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他认为:最好在一个月内,把这些新战士尽早训练成军人。而现在是1979年1月几号。他说道:
“我们还是要加紧新兵训练。可能白天的时间不够,晚上也要训练”成志熙说,他感到:目前的中越边境,越南总是在今天打死中国的边民,过两天又无耻地跑轰中国居民的房子这样的情形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会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是打仗就是别的什么。已经不能跟以往一样这样来训练这一些新兵。而是应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在军事政治思想和军事技术上,达到应有的标准。
?
然后,又说:“看来目前的形势,已经不能让我们按以往的程序来做了,应该是,白天训练,晚上训练,尽量争取一个月就基本达到一个解放军的合格要求。”
?
“对,应该这样。”同样具有军事指挥能力的李明颔首赞成。他在军事这方面,大致和成志熙是一样的考虑和思路。
?
“那我们就立刻训练。”成志熙说。他觉得这样是正确的,就立刻做。
?
两个人就分别开始训练自己的战士去了。
?
……已经集合到大院宽的地坝上的一排战士们,而新战士周飞和李定华站在一起。
?
原先看到两个排长在一边好像认真地聊着什么。他(周飞)也不知他俩说些什么。他想:快点练习吧,怎么还爱在那里讲话。想到这里,他就略侧脸,对李定华说:
?
“这都站了好久了,排长怎么还不训练。”
?
“没有站多久。”心眼实在的李定华说。
?
周飞的嘴砸了一下,有些等不得了。
?
“会开始的。”李定华自己还在那里等着,又直直地说。
?
活泼的周飞说:“他(一排长)不训练也好,这样,我们还可以看看,到外边去逛。”
?
“不可能,肯定要训练。”李定华说。
?
“那就训练吧,我等不得了。”周飞把他的长脸稍微挨近直直地站在他左肩旁的李定华说。
?
李定华说:“可能要训练了,我不怕,在玉树农村,我干农活干惯了。”
?
“你是担心我。”周飞一下明白,他觉得关于这点李定华担心他久了就吃不消。他从广东来,自己在家里就没有干过重体力活的。就开口说;
?
“李定华,你力气大,你要帮我,动脑筋的事我帮你。”
?
“行。”
?
“看来,出门靠战友!”周飞感慨说。
?
“你们两个在那里聊什么?”由于他两个是二班的,二班长唐建宁就走过来说。他较快地走到一排而站在队尾的比他高一个头和刚好打到两个新战士胸部部位的唐建宁就制止他俩,两人就立刻闭嘴。李定华脸薄,马上就脸有些红了,就本能地略低下脸;而周飞无所谓,大胆看着矮到他脖子下的唐建宁班长。看到两人不一样态度和神情。他把他一个俊逸的方脸直对他俩有些训示说:
?
“训练时,不要讲话。你们两个是解放军的一名战士,不要在那里乱说乱动。晓得不(四川话:知道不)!”
?
“哈!哈!哈!”站在两个新战士身边的战士们哄笑起来。
?
?
这时,一排长成志熙走了过来,听到唐建宁说话不好听,就伸出手,轻轻拉了一下唐建宁的衣袖。唐班长就转过脸来,看到自己排长,他明白自己的排长这一动作的含义,不希望他说不适当的话,本来还想说的唐班长,就只好不说了。
然后,成排长说开始列队训练。就这样,一排三个班长就带领自己班上12个战士开始训练,当然,还有二排长李明的二排第3、4、5班也这样做;而三排长顾挺俊、四排长梁显应带领自己排的战士到后山跑步训练去了。
?
然后,在院坝里。这边站着一排三个班的新老战士11个,在开始训练。一排三个班长站在他们的新战士侧边,或站在一排而站的还不是正规的身着绿色军衣,腰系朱红色的皮带,头戴红五星的军帽下,一个个不是非常适应的略发紧的脸等在说什么。在那边一个班长说(是二排长李明的一个四班长)说,声音要大声些,在五六个班长中,要大声些。“你们首先要学会走正步,齐步走,这是当兵训练的第一步。因为这样一个军人走出的步伐,就整齐,有力度,好看。一走到大街上,人们一看:就知道,你是解放军,还代表着解放军的个性和仪表。下面,我跟你们做一遍,大家看清楚。”之后,这个班长就做跟大家看……然后又听到:一,一,一二一,一……”一个在那边墙边的班长在有些顿挫地有节奏地喊道,然后,11个战士就随着听起来非常快捷的口令,一齐走过去,有些不习惯……再过来,就是一班长周世明的训练口令声:“立正一一”这声音大声带着有些粗厚,听起来,有些惊心,感到一班长周世明的声音,不是从口里喊出来的,而是从嗓子里逼出来的。“向右一一看!”他又喊。然后,战士们就立刻把脸向右转。班长喊一句,战士们就跟着做一次,好像是你喊我做的形式,然后,解放军一班长周世明让战士们练习了几次。在接下来对同一训练科目的重复训练中,他发出的口令明显喊快些了,看来一班长觉得战士们稍好些了:“立正,向右看,稍斜一一”战士们也跟着做得快了。尽管还是有些战士做得差点有些不太适应。解放军班长周世明又喊道,口气和力度都加大了。
?
好像到了最后,就需要这样。
?
请听:
?
他 喊道:“立正!”
?
然后战士们就立刻把伸出的右脚,回靠到左脚旁,非常一致,尽管还有多个新战士慢了些。
?
“敬军礼。”一班长非常浑厚的声音迅捷地喊道,是要接着上句往下而喊。
?
?
?
?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