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九)

文/清林边???2016-06-20

? ? ? 这个时候,成志熙本来心里就压力大,连部要求把这一批新战士,在很短的时间内,训练成在政治素质和军事技能上基本达到合格的规定。因为,现在的中越边境的情势非常紧张,主要是恬不知耻的越南军人在中越边境上,没完没了地打死打伤中国的军民,战争可能是解决这一状况的有力手段。但是,万一双方用另种思路和方式来解决边境之事呢?各种可能的手段都有可能。而中国四川青年解放军排长成志熙知道:必须要按照上级的指示办事,把这批新战士在很短的时间内,训练成具有基本的作战能力的解放军战士。成排长心理着急,他更想完成这次任务。中国军人具有坚定而执着的职业良好的素质。这时,解放军一排长成志熙看见有些新兵,反应慢,不灵活,于是心里着急了,就把他们喊道一边,专门辅导他们。他认为:至少要让他们在军事技术上过关合格。

他对他们说:“同志们,为什么要让你们晚上练呢?”
“一排长,我们知道,可能为了适应现在的情势。”战士们说,
“说老实话,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现在我们部队从四川到云南来是有目的和用途的,你们明白吗?新兵同志们!”成志熙排长温和说:“我们解放军,除了在战事,在和平时期,也要练好军事技术。如果遇到打仗,我们会坚决上的,没有也要练成一套过硬的军事技术。我们可以做到,只要上级一声口令,就冲上前线作战的思想准备。如果,你们技术不过硬,就是到前线,被敌人打死,这算这么回事。”
见大家不说话,成排长说:“你们明白这一后果吗?”
“明白。”
“这样,你们的一些动作不行,比如:端枪动作一定要稳,不要晃动,要及时快。”成排长说,就示意,喊大家把枪抬起来,他非常清楚:在战场上,只要看见敌人就得开枪,就是必须会打枪,这是保护自己打死敌人的唯一办法,至于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
“吴良新把你的枪跟我。”成志熙说。
“是,排长!”
成志熙排长伸出手接住枪,就把枪端起,并说,他专门面对跟前的战士说,好像让他们都看到,他是怎么做的:“步枪拿起来,手要端稳,要看准星,瞄准你要射击的目标。当你要把打的对象瞄住,就是要看着准星,才开枪。当这些熟练了,你就会打枪了。这一方式,是针对比如,你在山里等地势,看到了敌人,就要抢先开枪。”说道这里,成志熙立刻在新战士面前,再次迅速端起步枪、瞄准,做出开枪的动作。说做到这里,他就转身,正对着战士们说:
“只有这样,你才能消灭敌人,自己活着。”
然后,他又说:“这一动作,主要建立在自己的刻苦训练基础上。所以,你们要加紧训练,不懂的可以问班长、老兵,还可以直接来找我。”
“是,排长!”
成志熙又提醒他们:
“现在的情势不一样,说不定,有大的军事行动,你们必须要在短的时间内,尽快掌握军事技术。明白吗?”
“明白,排长!”
听到战士们的回答,成志熙觉得应该训练了,自己不能老是占用时间。就说:
“好,开始训练!”
“是排长。”然后,战士们开始训练,成排长就不时巡看他们,纠正他们的动作等,这样下来,在非常认真而大家都感到有压力、紧迫的状态下就练到了22点,大家就不训练了,收工了,回营房去睡了。第二天,该三排、四排在院坝里带着新战士练习队列训练;一排长成志熙,二排长李明带着战士们在公社大粮仓后面那呈一片土黄色山坡上进行耐力跑。这时,山上都是一些青黑的树林,枯黄的草叶,间或在一些树下间的相互一起的黄里带墨绿交叉的枝叶。
“同志们,”跑在坡边上的成志熙排长边跑边说。他觉得这样战士们可能明白的快些,“我们这样跑,目的是在未来的战场使用。只要我们跑得比敌人快,就会获得机会。这极可能是干掉敌人的机会,”说道这里,成排长就看看跑在自己身边,已经有些战士开始喘气的样子。又说:
“我们要在敌人行动前,或者在对自己有危险时,摆脱掉敌人,这样,就要有耐力的跑,这样就对我们有利。明白吗?”
“明白!”
“明白!”
在一排长成志熙后面跑着的战士们回答。一个个都想在短时间内,努力训练,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对自己在有可能出现的战争中,有所作为。
“我看到有些同志,还没有跑多久,就喘气了。这样不好,这样会被‘敌人’跟上,就不好了。”成志熙边跑边回脸看身后跟着他在树林里跑的战士的表现后,说出自己的感受。
“是,排长。”
“要忍住,知道吗?”成排长边跑边说。
“知道,排长。”
“好,继续跑。”成志熙有力一喊,好像不愿意再废话。
战士们在松树间,两条身着军裤的腿在积极地跑动,充满英气的军帽帽檐下一个个涨红的坚定的脸庞,双手的拇指扣着从双肩背着的铺盖卷上步枪的枪带,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英武腰身,和在打到他们肌肉发达的大腿处的黄绿色野草间积极跑动着……
?
上午爬山训练完了,吃过饭,下午又训练,直到黄昏来临就回到了公社的大粮仓临时营房里。到晚上,就还是在营房里,学习解放军条例、内务管理等,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成志熙排长,他们的一排是四个排中非常好的。之后,两天过去了。五连连长赵远洋,在一营团级申诉:从他们的五连一下走了两个有才能的排长,而现在的一排长尹闪庆原来是炊事班长,据说,训练一个月不得行,要求把调到六连的两个排长:成志熙、李明调一个回来。在四天后,六连的二排长李明去了五连成了一排长;白让士高是六连二排排长,是四川木里人。尹闪庆来到六连成为司务长,他是山东单县人,两人都是1973年参军。
而六连的申树成当了五连的司务长。
又是两天后,解放军部队要走了,团领导要求和公社社员搞一个军民联欢晚会,感谢人民的支持和帮助。
?
?
?
?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