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十)

文/清林边???2016-06-28

?现在是1979年1月20多号。战士们都报名参加和社员一起演出。一班有一个新战士是贵州安顺人,叫赵季,20岁,他要报名,一个人独唱,一排长成仔熙非常满意!并对赵季说他晚上不用学习和训练,可以随意活动。大约一个星期后,这天晚上,就要和公社的社员一起演出了。20点多钟,在一片热闹欢乐的气氛里,一盏挂在台上高的木柱上的大电灯发出如火般的灯光,把台上照得黄亮亮的。台下已经先前摆好由战士放好的长凳。明亮的灯光照在非常宽大的地坝上。就是在各个角落里,也能感受到如强光照射似的。

?
?
这时,解放军和当地的社员有些都坐在了板凳上,有些人,在军人和社员坐着的遮住光亮的黑黑的背影后面地上走来走去,还有闲杂的说话声和聊天声显得热闹嘈杂,这一切都充满了愉悦的气氛。
之后,一个军队和社员的报幕员一起走到台上,满面红光,声音洪亮地报幕:
?
?
?
? ? ? ? ? ? ? ? ? ? ? ? ? ? ? ?闸店公社军民联欢晚会现在开始!
?
?
接下来,就是来自台下,有身着绿色军服坐在一起的,在明晃晃的灯光下他们军帽上的红五星在他们的热情鼓掌里,如多颗星星在闪闪发亮;还有英气勃勃的帽檐下,解放军战士、指挥官那张兴致勃勃的愉快的脸庞,以及在他们一侧或后边坐着的穿着蓝黑衣服的男女社员们在都鼓掌。
?
“第一节目:万泉河水清又清。表演者:本社社员。”
?
接下来,就是来自台下的坐着的解放军和社员们热烈的掌声。然后,就开始了表演……
?
为了能完成团里的演出任务,一排长成志熙忙了一周。他先前还听说,赵季晚上吃过饭,就跑了,心里就疑惑这是准备要积极演唱的举动吗?前天,他又听战士说,李季去团后勤处(离这里有2公里)找一起入伍的贵州籍战士去了。而且,在晚上,排里进行训练,竟然,不知道跑哪儿去?成排长还故意把自己在部队里桀骜的事,讲跟他(赵季)听,目的是:提醒他,准备节目,不要太过分了,结果到大家练习节目时,又跑了。好像是那种你说你的,我跑我的老油子。这使得成志熙大为不快。他想道:我现在不管这么多,到时,你一定要拿出节目来跟我交代。现在,在演出前,所有战士都集合,都带着愉快的心情等候上场和老乡们表演节目,还时又不见他,成志熙非常的恼火,他觉得赵季不把他当回事。
成志熙由原来的不快,立刻变成了非常的不满。他气愤愤的。原本想高高兴兴地看演出,立刻被跑得没影的赵季的嚣张搞得兴致全无。他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
他把牙齿咬得紧紧的,双手叉在他没有系皮带的腰间上,气蹦蹦地想道:赵季呀,赵季,你一不看老子是谁,老子是团里出来名的“刁兵”,你敢玩耍老子,看老子不跟你厉害尝尝,怎么有脸带兵打仗。哼!想到这里,成排长就用较快的脚步走到门口,对站岗的战士问:
?
“小李,你看见赵季没有?”好像他直接是奔着这个问题来问的,
?
“排长,我没有看见。”小李回答。
?
“等会你看见他了,立刻来报告我。”
?
“是,排长!”
还有,成志熙在内心里对赵季在演出已经开始了的情势下,还没有到会场,就如一个不守信用的小混混而更加窝火不已。他在心里决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李季,不然,他这个一排长就在自己的全排战士面前太丢脸了!太失格了!
然后,成志熙就转身,向演出会场前面坐在板凳上的解放军和社员一色黑黑的背影和称差不齐的相挨的头的视角走去,这时的他已经没有心情来看这场演出了,而这时,不知是哪个排的两个战士在台上演唱,这时,心情又烦躁又气闷难平的成志熙根本就没有心情看演出,而是等着赵季。就是看了几眼,都被赵季的事弄得来烦躁而气填于胸。一场愉快的演出成了使他不愉快的事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在门口站岗的战士小李较快地到站在一些坐着战士和公社社员后边心不在焉的自己排长身旁,用手碰了一下心烦地在看着台上演出,心里却毫无兴致的自己排长。
?
“排长。”
?
成排长转过脸,问:“怎么样?”
?
“赵季在门口。”
?
?“走。”
?
成志熙听到赵季到了,就想马上去兴师问罪。就和战士小李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赵季看见自己的排长气咻咻走来,立刻就想走开。他可能感到排长在生气,而且,就自己的行为无法面对作为四川人的成志熙的脾气暴躁,就想转身走开。
?
就听到自己排长的大声喊道:“站住!”赵季只好站住。
?
成志熙刚一走近,十分气愤地直接喝问:“你跑哪里去了?”并用他被身后面演出台上的灯光照到他背后而戴着非常英气军帽下黑明明的脸、瞪大的气咻咻的眼睛看着被灯光照亮的对面站着的一副胆怯赵季的脸。
?
“我去老乡那里了。”他回答,好像多轻松似的、多有理由的。
?
“什么,”成志熙喊道,更加气恼。他生气的不是赵季说了这一句话,而是他的态度和这样一副藐视他的神情。“我们大家在专心地准备节目,等着上台,而你居然乱跑,你以为你是社会上的无业游民吗?”
?
“排长,你怎么这样说。”赵季觉得自己被诬蔑了。
?
成志熙不理他的问话,直接问:“你准备的节目呢?咹一一”
?
“我没有准备好。”
?
“一个星期,都没有准备好。你在干什么?”
?
对方没有说话,好像被问住。
?
“走,进去。”成志熙喊道,随即伸出手,有力地推他,他觉得赵季比他高,还真推不动他。这时,解放军六连指导员朱山荣来了,把赵季喊进去了。朱山荣指导员也不跟成排长说一下,似乎一排长成志熙无足轻重。此刻的情势是:当你和自己士兵在气蹦蹦理论时,要说一通,就被人喊走了。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