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十八)

文/清林边???2016-12-03

? ? ? ?成志熙排长把二班长唐建宁喊上,到二排,把二排长李明,三排的七班长谭显荣和黄瑞东喊上,到营房侧边的一处安静山脚下围坐一起聊谈着,大家的情绪都低沉和阴郁。

这是初春后即近天黑的云南边境。现在,天暗淡下来了,再过不久就天黑了。五个解放军战友坐在山脚下的土堆上,他们心情阴郁地聊着。在他们身后显得黑微微的山腰上的叶树里,投入了一些淡黄的黄昏的浅影。渐渐地变得黑乎乎的山壁,把唯一辉光遮住些了,所以这面过来的树林显得淡黑黑的。过了很久,山林和山壁会一起腿隐进即将来临的夜晚。
在他们坐着的再过去的不平的山地上,那一长排临时营房的竹制房顶,也不太看得清洒在房上的淡黄的光辉,只看见,在暗沉有些橘红色光辉的晚空,还是非常的美丽。而这一切对于这五个四川、重庆籍的青年解放军是最好的短暂好时间了。
这时,成志熙排长和五个亲密的战友直接聊起这一个对他们至关重要的打仗话题,因为,作战就在这几天,只是他们六连还没有获得具体的作战任务。
“老谭,老李,我们这次真的上战场了。”成志熙排长在说出这一句,是感到我们的命被一种人为的缩短,心里是那样的无奈。
“我们是解放军,遇到真的打仗,该上就要上“李明说。
“是呀,我们不上,那我们的国家拿我们这些解放军来是白吃干饭的吗?”唐建宁说。
“别想这些了,管他的,真的被打死了,就死了,一切都听天由命。”谭显荣干脆说,带有安慰的口气。
成志熙觉得看来就这样,他没有顾虑了,因为,他和谭显荣已经说定。
他们五个战友在那里聊了很久,似乎都认为,用我们四川人的口气来说:要死还说得来吗,一切都听天由命。……
yabo亚博体育? ? ? 深夜了,和自己的三个战友分开,成志熙和唐建宁回来。成志熙和长得一个方圆脸、眼睛总是明显焕发出亮闪闪的,充满诚挚而旺盛活力的唐建宁才回到四个排的临时竹房里睡。,但是,成排长没有睡意。当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被打破,就会变得忧心忡忡。同时,我们的人民解放军也具有这样的人性弱点。成志熙的内心是不平静的,尽管,解放军的神圣责任是保卫国家。可是他们也是人呀,没有不想活的,没有不盼望过好生活,解放军也是。(我听我的同事说:他的爸爸在1969珍宝岛反击战前夕的几天中,他们班上的每一个解放军战士都整日整夜地睡不着,后来,他们的连没有被派往前线。一年后,他的爸爸转业回到了四川宜宾。我看到了一些资料,在珍宝岛战斗中,其中,有一解放军连长为抗击苏军的进攻,他们一个连全部战死。请关注,明年2016年下半年发出的描写解放军北部边疆的训练、生活的yabo亚博体育《边防》,我们将描写珍宝岛反击战。)
? ?1979年2月13下午,作战命令下达了。
解放军13军的主要任务是:消灭越南柑塘45师。打击越南据说是非常厉害的316师,以及驻防在中越边境的121团和其他武装力量,比如:越南公安屯、青年冲锋队等。
而116团是穿插任务。这就需要过红河到越南阻止越军345师逃离,阻击援助柑塘的外援,必须向越南纵身80里,要在24时达到。
接下来,(116团)在加紧进行战备工作。
2月16日,解放军排长成志熙所在的116团2营6连接到了跨过红河进入越南的命令。
现在是:2月16日下午17点了。
? 成志熙在连部开完会,就回来把这作战命令向一排战士宣布了。现在战士们的情绪和心态,就像你一直听说一个不确定的消息,它老是显得模棱两可,可有些现象在表明有这样的倾向,有些让人觉得过了很久还没有打仗消息就过去了的感觉一样。可那是猜想,不是确切的,这下变得是真的了。成志熙一下紧张的心在加快地跳,他从营房里走了出来。想到要上战场了,打起仗来,自己还活得了多久呢?哎,看来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自己才24岁呀。成志熙排长想道。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