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幽默讽刺 百味人生 社会百态 市井看台 乡野风情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二十)

文/清林边???2017-03-23

? ? ? 天已经黑了。离出发的时间就渐渐地来了,就像是你坐在船上,船在毫不停留地开近岸边一样。成志熙排长和战士吃了晚饭,杨中久连长先前就吩咐炊事班做了肉跟大家说吃,杨连长知道:吃了这一顿饭,上了战场,就不会再有这样的饭吃了。

“同志们,准备行装。” 成排长说。这一刻,成志熙排长已经做好了战死的思想准备。他尽管感到自己会或者一踏入越南的土地,就可能死于某种形式的战斗中,可他还是直接面对,他绝不跟中国解放军丢脸,跟四川人民丢脸。他非常忠诚地确定:他的亲密战友也是。他们是一一一唐建宁、李明、黄瑞东、谭向荣(重庆 )、 成泉。
而这时,成排长在战士们的跟前,感到非常庄重,似乎已经抛开了如石头沉压般的心里压力,好像他们就要去野外军训似的。
“小李,把衣袖卷起。”成排长说。上来后,成排长看到:
正在把十字镐背在后背的19岁战士李阳就抬起脸,略抖的脸,看着自己轻松的一排长。
“这样做,人会显得精神的。”成排长温和地说。然后,伸出手拿起小李的右手,为他卷绿色军衣衣袖。
“排长,我自己来嘛?”小李说。看到排长跟自己的哥一样的亲近脸庞,心里感到温暖。
“你的绑腿打好没有?”成排长像哥哥,好像每一样事都要问,都要看自己的战士关于临战前的军事配属都做好没有。
“排长,打好了。”小李问答。
然后,他看见自己排长弯下腰去,蹲下,好像要亲自看看打到小李小腿上发达肌肉上的绑腿。过了会,就站来
说:“我们一过红河,就要在越南的山林里走。那里有蚂蝗、蚊子、荆棘等会跟人带来麻烦的。”本来成排长说有蛇,又觉得这会增加小李的紧张。就不说了。
“排长,我的身子配属太重。”李阳说,脸上都表现出不想背这些东西表情,是嫌麻烦。
“我们在异国,可能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些我们想得到,可还有一些我们是想不到的,还是多小心点,这对你和大家又好处。”成排长说。他觉得自己尽量随和些,他不能让战士增加不必要的紧张,这对他领导排里的工作是不利的。
那么,成排长指的军事配属又是什么呢?让我们根据解放军的回忆写下来:
?
? ? ? ? ?
? ? ? ? ?干粮761式压缩饼干 (百味、甜味)、红烧猪肉罐头一听、蔬菜泡菜罐头2听、米袋一条0.5公斤。连队发得烟两包:三七、大重久、红山茶;还有原镐、砍刀、布腰带、绑腿、挎包、水壶、雨衣等;分摊到班上的炸药、爆破筒、有40、50公斤。
?
这就是说:每一个解放军战士需要配属这些军事物品。相似的解放军作战配属请关注二野,解放军1949年11月解放军川南长江城市叙宜的yabo亚博体育《解放军连长王云龙》。
一边的战士小郭说:“排长,你看背得一身都重。”
成排长说:“你不想带这些装具吗?“
“要是不背,到战场,多轻松的!”
战士们原先阴郁的脸就笑了。
成排长立刻明白,战士小郭在帮他缓和战士的压抑紧张的情绪。就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下,就去检查别的战士去了……
? ? ? ? 接近夜晚20点,战士们早已准备好在半小时后出发;可是在心里仍旧不安地等着集合哨。这时,已经没有一个战士还想说话,基本上低沉脸,就像等着马上进场考试的学生,担心考不好,以后被父母骂一样,又像他们前面有越军的路,只要一出去,就不知自己是死还是活着的隐隐不安心情一样。越南的战场是怎么样,他们能遇到多少的敌人,又将打怎样的仗,对包括成志熙排长和每个战士们都是一个致命的危险。而作为一名解放军,他们都知道自己需要做得是一一一去战斗。
在这样窒息而压抑时间里,集合哨吹响了;还是那样的急促、紧张。每一个解放军官兵都知道:这一次是真正的战斗!
“同志们,集合!”成志熙喊道,于是营房里的早已经准备好行装的战士们就立刻起身,一个个朝门口跑去。这一刻,成志熙意识道:真正的战争来了,无可避免地来了。他立刻想道:只要过了红河,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战死,什么时候负伤,至于别的,不要想了。想到这里,成志熙就最后一个看了一眼呆了一个星期的简易营房,就如他作出一次极有可能是最后远行的计划,心里涌起了无限的空落和无奈;他环视了营房一周,就立刻掉头走出去,因为,大家在集合,他不能落在大家的后面太久。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79年到1989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有大量的战事,我们将在《解放军连长张海涛》、《欧阳小雄》、《解放军排长张海鹏》长篇小说里,进行大量描写;还请关注2020年12月发出的全景描写解放军在1979年到1989年间打击越南侵略者战事的长篇小说《延伸的战线》。)
这一刻,他虽然平静,可思想不停,也在不停地搅动他的心,就像湍急的河流;直到队伍的前面,他努力在控制自己心情,才显得平静点。
要死就死吧,只要保卫祖国和人民,打击侵略者,就行了。
? ? ? ?这时,解放军指导员长的有些高,在夜色里,满脸庄严而严肃的25岁的朱山荣 鼓励大家:
“同志们,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惩罚越军的时刻已经来临。我们要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我们要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不哭的发扬大无畏革命精神,排除一切艰难险阻,
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护送团后勤保障物资顺利安全到达目的地,完成党和人民交跟我们的光荣任务!”
解放军指导员朱山荣在大家的前面,大声而庄严的激励战士。成志熙在微明的月光下,看到他背阴的黑明明的瘦脸,好像是要把他的决心和战士们行动合在一起似的。
然后,解放军指导员朱山荣作了慷慨而激动人心的出征前的动员后说:“接下来,听连长说。”好像他不想在说多余的话是的。
? ?魁梧、体大的、声音如吼的解放军连长杨中久,就往前走出一步,在四横排威武而站的官兵的跟前一站,他的紧系在他宽厚肚皮上的皮带扣环就闪亮了一下。
“同志们,我们团今晚过红河进行穿插任务,我们6连的任务是天亮前到达红河边境的洞平渡口与团后勤骡马大队会合,在师前线指挥部的指挥下过红河。行进中,一律
单行开道,不准说话,不准有灯火,明白吗?”
“明白!”战士们一起回答。
“出发。”杨连长喊道。声音惊眠,总感到杨连长是站在自己的耳朵边喊似的。
成排长的一排第一个出发,后面是二、三、四排。一排长24岁成志熙走在一排的最前面。他听到了杨中久连长的出发令心里振奋而不平静,两种心情一一一战斗或死亡,就像他的面前摆了一束鲜花和子弹一样,让他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这不止是一句口令,还是使人血液翻涌的口号。
yabo亚博体育他想道:这次终于出发了,要战斗了,再也没有担心要不要打仗的猜想了。他们以这样的集合方式,向越南土地去了。他是感到那样的留念,从他到解放军部队,已经记不清以这样的军事集合的手段来进行一天的训练,比如:射击、滚爬、过障碍等了,尽管都很累很苦,还要磨出血的军事训练生活,使他成长,成为一名排长。他无限感慨现在的集合已经跟那些所经历而熟悉的部队生活没有关系了,它的集合是:向越南侵略者发出的战斗号令。成志熙和他的战士们在平时苦练军事本领,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尽管自己恨战争,可从未经历的真正战斗还是来了。只要是人民的解放军,就得上,哪怕踏出这一步,就死,也是值得的。成排长想到这里,心里也振奋起来。他感到了更大的力量在支持他。此刻,在这一情绪下,他听到身后,跟在自己后面走着的战士有些重的脚步声,他知道是:战士于大勇、郭厚兵、还有胡天成等。他不禁想:
我们走在前面的一排是40人,我们是一起出发,一起进入越南境内,这战争要进行好长呢?而在对方的土地上,又会遇到什么形式的战斗呢?嗯,不管怎么说,我们中一定有战士,负伤,或被打死;也许这其中是我,或者是他,他,哎!也许战争完了后,我们中有人能回来,可能有人回不来了或者是大多数……
渐渐地成志熙和他战士们还有六连沿着前面一条小道一个个走去,朝前面走去。他们戴着的军帽,肩上斜挎在打他们左侧头边的步枪,身背着各种军事配属,在微明的月色下,一个挨着一个,走动的被月色照得一黑一亮的英武身影在缓步前进。五六分钟后,解放军六连的官兵就走远了。在这条洒满越来越明的月光的空无一人的小道上,已经没有解放军走过的身影了,它显得还是那样的清静,还能看到就近处和远处在明亮月色下的山峦,而在小道两边是洒满温柔月光的长着绿油油的野草……
?
?
?
?
?
?
?
?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 蜜月记

    不说东,不说西,说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十一,好年龄,他在铁路当电工。当电…

  • 痴情记

    痴情记 年轻的姑娘好多情,不知世界雾蒙蒙。说一个姑娘叫小迪,年纪还没有…

  • 帮忙记

    人生在世都想好,说一个姑娘也要找。姑娘今年二十一,大学落榜泪泣泣。父母…

  • 原来,我们只是红尘世间的过客

    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要用一生来演绎,演绎着不同的悲剧喜剧。当时间能够停留在这…

  • 羚羊、山羊与牧羊人

    一群山羊正埋着头吃草,一只羚羊混进来。“你是谁?”小山羊见了很是诧异。…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