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投稿网
人生感悟 成功哲理 人生格言 励志文章 学习成功

面朝海洋

文/雨祺???2015-07-09

  (一)想到海洋

  我站立的地方离海很远,并且没有阔大的江河经过。我每天喝的水,呼吸的空气都从高山上来,因而它们不但显得瘦弱,而且十分寂寞。

  我曾经试图在山上种过各种植被,包括桃树、柳树和胡杨。希望它们能长成江南的秀美,可它们都因无法顶住炙热的考验而最终夭折,以致于到今天山上还是光秃一片。

  我知道海可以孕育生命,并且拥有永远也不会干涸的水源,所以就特别渴望自己能获得海的儿女们的爱恋,从此告别依靠翻山越岭找水维持生计的人生体验。

  我很喜欢在海上追逐白云的感觉。风鼓着帆像满怀豪情的斗士出征远航,身边的浪涛被速度梳理出一条条尖锐锋利的战壕,它们闪耀在身后如同刀剑出鞘。我在闪烁的波光里看见自己闪着金光的身影,像战士守护鲜花与和平。我身后的天空与树木、鲜花、水草连成一片,它们的上方挂着阳光和雨露共同保卫过的蓝天!

  当然,这只是我因渴望而滋生的想象!而此刻的我正真实地站立在一片黄土之上。黄土因长年干渴已经龟裂,创口似的裂痕无边无际,看了会让人特别伤感。我甚至在周围都找不到一株绿色植物,自然也就无法给自己已经受伤的眼睛和心灵疗伤。我看见一只鹰在天上盘旋,仿佛也在犹豫着要不要逃离家园。

  有几个人从我身边路过,似乎也怀着和我一样的伤感。所不同的是,他们并不打算和我说话,只是不停地用相机取证留影。他们来时掀起厚厚的尘土;他们去时,尘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记得小时候这里是一个大湖,湖面宽广,湖水清澈,湖中时常能看见远方雪山的倒影。我父亲经常带着我到湖里捕鱼。那时候湖里的鱼可真多啊,草鱼、鲤鱼、桂花鱼,多得仿佛永远也捕捞不完。而且那时的鱼不论大小,都一律干净得接近透明,它们形态的漂亮和味道的鲜美,实在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也有很多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在湖边的树下游玩,看水鸟们高兴地觅食、唱歌、恋爱和舞蹈;看野花和野草静静地晒着太阳,用欣欣向荣、天真无邪、纯情而浪漫的表情;看微风和几片云彩在湖边自由惬意地踱步,从东到西,从雾气蒙蒙的黎明到霞光如火的黄昏;看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小昆虫每一天成群结队,或在树上、在水面、在路上、在草木茂密的地方演练各种阵形,不知是为了娱乐,还是为了保家卫国。

  我一直不敢相信这曾经浩瀚的湖水会消失,不敢相信它离开故土的决心会这么坚定。它走时带走了鲜花和草地,也带走了我诗画一样美好的生活。当今天我不得不面对眼前的这片黄土时,总感觉自己犹身在梦中。

  世事真的难料啊,就像我今天早上醒来,原本是要上山种树的,却不明所以地想到了海洋!

  (二)沙滩

  海水在这里留下了深情的吻,就将一片美丽永久地刻在这里了。

  天空与大海拥有共同的蔚蓝。风和白帆在旷远的天边缓缓驶来,带来凉爽的湿润和燕鸥们快乐的歌唱。细浪如春雨来时迎着霞光开放的鲜花,满山遍野,无穷无尽。

  白色的沙滩上,珊瑚或珠贝的白被随意地丢弃着,细碎而且晃眼。椰树和红树林总想将影子拉得更长,去贴近那一汪阔大的海,它们的幼稚和单纯,给海滩带来了安静和想象——在这片水天相接的大海的怀抱里,人人都可以拥有花前月下,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

  你可以期待,风从你的发梢或指间轻盈滑过,将一种舒适的关怀移植在你的心房;你可以期许,从头顶飞过的那只燕子来自遥远的家乡,它带来的不仅有乡音、乡情,还有家乡那稍一触动就疯狂生长的思念;你甚至可以看见,你曾经作为新娘,将头依靠在你所爱的人肩旁,同他一起坐看落霞孤鹭、星光明月,或邀一群智慧的萤火虫儿,一起分享烛光晚宴。

  白色的沙滩上,小青蟹的房子就建在海水清洗过的湿地上,那细细的窗台后面,摆布着它们探究世界的眼神。它们用惊奇与羞怯看游人们从身边来来去去,带着笑,带着哭,带着欢天喜地,带着死去活来。而它们自己的日子,冬去春来,平平静静,吉祥安泰。

  不知道那些蘑菇似的太阳伞已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也不知道那些被挂在脖子上卖弄的珠链究竟有多少与大海有关联,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像我们从来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来这里追风逐浪的人,大多头发越长越稀,肚子越晒越大,衣服越穿越少,老头们身边的女孩,年纪越来越小?

  不知多少年了,沙滩除了略微消瘦,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光顾这里的阳光依然很温柔;在沙滩上觅食的小鸟还那样神情淡定,心无旁骛;清凉的海水依然保持一如既往的胸怀坦荡——喜欢干净,也善于藏污纳垢,它的坚持,不温不火,已保留了数不清的世纪!

  每次站在海边,我都能感觉生活的真实。天空的宽广与大海的辽远就像人生,有时波光潋滟,有时暗流涌动,有时宁静洁白,有时摧枯拉朽……

  当海风抚摸我的脸,当海水亲吻我的脚,当天际那片云帆由远而近,当夕阳开始染红海面的波涛,当天女开始将星星一样的鲜花撒落人间,我都觉得我是一个幸福而忐忑的人:我幸福是因为我怀揣生活的理想;我忐忑是因为我活在不可预知的现实中。

  (三)春天在海边

  一湾海水,一片蕉林,一条可以通往海角的路。

  一抹蓝天,几朵白云,风和眼前的世界浩淼无垠。

  沙滩的白,珠贝的亮,海岸线的曲折与悠长,都让人神往。

  海浪连绵,涛声不断,那段高高的悬崖仿佛就是为大海而生长。飞溅的水珠如天女散花,但她们流落的却不是天涯,而是雪月风花。海草和仙人掌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可它们都活出了精神,都活在了风和浪刻意营造的图画里。

  小船远远地漂浮在海上。那儿离地平线似乎只有一米的距离。风带着绵绵的波涛将小船轻轻托举,让它悬浮在充满阳光的空气中。几只燕鸥从太阳的底部穿越,呈现肩扛晨阳的弧线。也许是怕被风吹走,也许是怕被浪淹埋,一抹霞光从天顶直插大海的深处,似乎要将那片海域定住,然后让云层悬浮,让波光复苏,让所有与地平线相关的意象变成人们想象中的热土的模样。

  海边,并无风雨。阳光与海浪是这个季节里常见的影像。从最远的天边到最近的脚下,除了波光粼粼,除了水天一色,直扑我们眼帘的,就是壮观的蔚蓝,以及蔚蓝跟前那郁郁无边的蕉林。蕉林边上,那些或红或白的桃李花,出现得正是时候,它们把海边的春天带进了徐徐的风里,也带进了如诗如画的梦境中。因为还不到瓜果成熟的季节,空气里弥漫的只有海的清新与花的馨香。海边人家的院子里,狗儿很安静,吊床很安静,耕牛反刍的声音很安静。几只小鸡在地里刨出蚯蚓,它们的游戏简单但充满创意。

  并不是怀揣梦想,也不是为了匿藏心事,我们之所以到海边来,纯粹只是仰慕海的宽广。

  这里没有天涯。沙滩总是迎着巨浪展开胸怀;仙人掌在很瘦的崖缝间,也能把果实打扮得异常骄艳;寄居蟹只在沙土里凿了一个小洞,就可以任凭风吹浪打;椰树林只稍稍把家族聚拢,就成就了海岸线的绵长……

  脚下的沙松软,身边的水轻柔。站在水与陆地的边缘,人们很容易想到水手,想到诗,想到那些年谁曾在这里得道成仙。

  春天的海边非常安静。听闻不到汽笛,也听闻不到渔歌。在泊满渔舟的海港里,似乎也没有多少人在忙碌。风吹起船上的旗帜,显示这是一个可以探测到海的深度与广度的国度。

  太阳当空的时候,我选择了与椰子树下的吊床为伍,并在一本书与一片阳光的温暖里,慢慢晾晒我关于海和关于人生的幸福。


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
该文作者暂未完善资料中自我介绍。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